梦土花开 • 无时无限——黄意会的心境艺术

寻梦追梦

他是一个寻梦者,一个追梦人。

这个梦的本质,是一个最真实的自己。

这个梦的表现,是一片充满感情色彩的艺术空间。

为了这个梦,他走了一生的路,直到今天,依然在路上。

“只有成为一个纯粹的人,才能发现美和创造美”,叔本华所说的这句话,仿佛就是他的生命和艺术的写照。

所谓纯粹,就是纯真,单纯的真实,就是美。

人身在世,身不由己;能够坚持自己的真情真性,率性而行,无怨无悔,以自己的自由意志,用生命表现心灵与性灵的美感意趣,就是真。

潮起潮落,他始终都在自己的性情世界里,一路走着。

春梦留痕,他以色彩和画笔创造的梦花园,处处花开。

他就是黄意会,一位完全以自己的性情写人生的画家。

性情性格

黄意会,本名黄益惠,为我多年好友。

1972年服役期间,我在装甲部队新兵连当少尉排长,他是连队新兵;进入南大后又成为同学,虽然分别在文学院及理学院,却因一起搞诗乐创作及演出等文艺活动而往来密切,当时他已以独具一格的美术创意、洒脱不拘的倜傥风采、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帅气身影,成为受人瞩目的校园艺术才子。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我主编《南洋商报》文艺副刊《文林》,进行副刊版面革新,引入美术设计概念,意会是主要支持者,为版面提供许多美术绘图。除了绘画,他在这时期也开始尝试纸刻创作,作为版面配图发表,“意会”这名字也开始成为他作品上的署名。我也介绍他结识多位港台文艺名家,如三毛、沈登恩等。

当时他是公园与游乐署官员,负责管理东海岸国家公园,表现优异,获官方正式批准推荐赴澳洲留学,但出发留学时间却与中国改革开放后首个新加坡画家访华代表团的时间抵触,因当时年轻人仍不准赴华,他为了一睹“难得一见”的中国河山风貌,毅然放弃官派留学,牺牲专业前程,以致离开官方机构,成为自由的专业画家。

对此影响一生的决定,他却完全依据自己的性情爱好,丝毫不计功利,率性而为、无怨无悔、甘心为追求自己心意而放弃一切,如此性格作风,正是他艺术家性格最真实的写照。

黄意会终身所追求的心意,就是自己的艺术创作天地。

他的艺术创作之路,就是自己的性情与性格。

他是性情之人,静如山,动如风,生活自然、自由而自在。

具有如此性情和性格的画家,是不会随波逐流的。

因为真情流露,他的作品,就是他这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感觉、想法和探索的表达,处处都是他生命的呼吸。

情不自禁

黄意会的画,有一种不羁的浪漫,充满了诗意的想象力。

因为他画的是自己,是自己的画,连绘画也是自学的。

自70年代中学时期他初次接触腊染画,开始自行模仿学习,到后来的油彩胶彩丙烯甚至混合创作,各种技巧都是凭自学及不断钻研、自我提升的结果,这里面不仅有着他的匠心巧艺,更显示他天赋的美感本性,及后来的创作思维与艺术素养。

自学自画,随心所欲,实心实意,笔下世界,自然就有自己的容颜与味道,更有自己的独到风采。

“那时我从事绘画完全靠自学,因为时常被这些山水草木所触动,我忍不住想把它们都画出来”,他近年在中国一次媒体访谈中谈到自己在80年代初的山水草木创作时说。

这种创作方式,可谓“情不自禁”。

黄意会也认同这点,他在另一次中国媒体的访谈中对此的说法是:“我是在情不自禁的时候就会画画,也就是一般人说的灵感来了才想画。”

他进一步解释称:“通常我的灵感是累积在脑袋里的,也许10年也许20年,直到情不自禁时才释放出来,就在那一瞬间,一气呵成。”

情不自禁,是情感的迸发,既是一种不由自主的涌现,又是一股自由的张力,如潮水般自然到来,又似浪花那样恣意飞扬,充满感性的浪漫本质,构成了黄意会绘画世界最主要的表现特性与价值。

但意会情不自禁的创作灵感,并不是虚无缥缈的凭空而来,而是源自他对生活经历真实的体会和感受。

艺术创作,总和人生体验与生命感悟相关,但最根本的要素,就是要有情。

因为有情,所以会动情、会情不自禁、会真情流露。

古人说诗歌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绘画当然就是情动于中而现于形的表现了。

世上千般味,人间万种情,只有真情最可贵;这本是艺术家在创作中应有的宝贵品质,但在艺术随市场而物化的发展中,这一重要价值往往为一般人所忽视而淡化。

进入当代的艺术世界,是一个追求多元审美体验的时代,许多创作形式往往为高度强调观念的操作与表达而标新立异,缺乏真情实感,作品自然也就很难真正具有当下与时代的生命意义。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创作时的真情,始终应该是艺术最重要的价值,也是作品最能打动人心的永恒品质。

黄意会的创作,总在情不自禁时,所表达的全是心中最直接的触动和释放,每件作品都是自己真情的流露。

面对意会的画作,可以感觉到艺术家的才情,在画面上自由迸放;可以看见一个敏感的艺术心灵,在人生旅途上最真实的行色。


自由心境

自由,是意会绘画世界的中心意识和表现形式的主轴。

看他的作品,没有固定的题材,没有固定的符号,具象抽象两者往往融合为一,画面上所有的形象,或实或虚,或隐或现,都转化为不具敘述特質的形式,甚至是莫可名狀的幻象,让一切事物的表现不再受定式的限制,形成一种物象之外的新秩序,让这个不可捉摸的艺术空间,可以令人有更多想象的趣味及探索的可能,充满自由的气息。

虽然,他的作品在画面与表现都显得十分自由和洒脱,却并未流于散漫,画面整体结构完整结实、气场浑然一体,神完气足,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和意境。

可见意会在创作上追求的自由意识,并非一味放任,而是源自他对人生和这个时代的体验、感受和思考的反应,再以自己觉得最适合的形式,让因为所见所思所感而触动的情感,尽情倾泻的画面上。

从他许多作品的题目上,就可以看见他的用意与用心,显示他的创作意识及情感来源和生活与时代息息相关。在色彩斑斓的画面、具象融合抽象的形式变化之间,就浓缩着画家个人的认知和思考、体验和感悟。

最好的例子就是他画中的“鸟树”,这个在他创作里经常不时会出现的一个创作意象,可谓画家唯一的系列性创作,显然是他心中或潜意识里感受很深的一个重要母题。

飞鸟和树木最早是在80年代初大量出现在他画作中,那正是新加坡语言文化史上一个空前巨变的大时代,意会就读的南洋大学被关闭,华文教育开始走向被结束的命运,当时意会和一群末代南大同学一起积极创作及演出的“诗乐”,许多作品里就有鸟树意象,在诗句与歌声里吟唱着飞鸟迁徒及树木的根土意识。据此特殊的时代背景,就不难理解画家在各种作品里总不时会出现鸟树意象所具有的深层文化意涵。

天空任鸟飞,何处是归程?疾风扫落叶,无处可归根。在自由翱翔的飞鸟或蜿蜒生长的树木之间,是源自生活与文化感受的真实感怀,转化为艺术的写照;在简洁或纷繁的画面里,映现着画家个人内心的思维写照。

除了独具一格的鸟树意象,意会的许多创作,都是自由题材,这些题材均是来自他生活中的许多亲身的感受,所表达的也是他的个人生活体验。因为来自生活,一切都可以成为创作题材,再以敏锐的艺术家心灵去叙述与转化,创作的灵感自然源源不竭。

如此结合生活与心灵感受的自由创作形式,为意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视觉语言,让他的画面形象,成为一种有意识的思维、一种有意味的形式,但却以非定式的形式出现,和观者自由交流,激发更鲜活的想象力。

他曾在关注于其山水创作的中国媒体访谈中谈到他画中景物没有清晰的形状,就因为他只是“画我心中的风景,而看画的人则可以发挥想象力,在画中寻找属于他们记忆中的山水风景。”

心中的风景,是情境,也是心境。

由创作到作品与观者的交流,意会所关注和表现的始终是“自由”,这是一种创作意识,也是人生的态度,能够在艺术创作的起点和终端都找到自由,享受自由,就是一种只有自己知道的快乐。

而真正的自由,其实就在自己心中,是一种心境。

自由的心境,就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这是意会画作之美,也是意识之美。

诗意抽象

诗意,是黄意会创作表现的一个重要特质。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原是中国文学和美学重要的传统认知,但许多人都只是引诗入画,形成题画诗或诗意画,基本上只是一种假借或互衬的“联姻”形式,并未让作品本身呈现自己的诗意。

黄意会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现代画家,他喜欢诗和文学,生活中有许多诗人及文学界好友,对文字敏感,自己也写诗。

在早期的腊染画及黑白纸刻创作中,他就很重视画面的自然感与流动的氛围,即使是具象的形体也往往以充满想象力的半抽象或纯抽象形态,呈现着一种浮动游离的关系,给人一种奇妙的空灵感。

他的油画、胶彩、丙烯等各种大幅作品,则更为纵情,无论具象或抽象,他都喜欢随意融合为一,构成若隐若现、变化不定的结构关系,以笔触色彩自由挥洒,恣意纵横,整个画面非常富有表现性,在快速变化的视觉上营造出不羁的气魄与激情的审美体验。

虽然画面的表现是变动与丰盛的,或流光溢彩,或野逸率真,或淋漓纷披,但在多变的形态中,却有着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一种飘逸自得的内涵意境,自然流露出的气势、韵致和生机,在画面的灵动中幻化出富有诗意的审美境界,一个动中有静的诗意世界。

所谓诗意,来自于作品能让人引发的联想,即所谓“言有尽而意无穷”,在观赏画作时,能够超越所面对的作品而产生的想象,让观者神游于画外,扩大了审美经验和感受。

意会的画作,就有这种特质。

色彩和抽象,是他用笔触和图式构建的诗意语言,他并不拘泥于造型,而是在变化多端的布局、笔法和色调之间,表达自己内心对人生与生命的真实感受。并以这种不定型的灵动,营造出一种梦幻式的氛围,让观者能隐约体会画家的心情,也让自己的感觉和思想,可以随之起舞,更可以自由飞翔。

站在黄意会的画作前,最初感受往往是充满动感的一片缤纷, 久看就会觉得画面上一片空灵,如同浩瀚江湖,原来全是一片水色。

从他的画作命题,及画册中的许多题画诗,就可以强烈感受到诗歌在他创作中的重要意义。

这是意会创作世界的独特性格,让每一幅画,如同一首诗,都是一种“诗意抽象”的创作。

在这个诗意的世界里,处处泳动着画家自己的诗魂与画魂。



梦土花色

黄意会的人生,就是他的画,他的画,就是他生命。

大学毕业以后,完成了一般人的责任,他就毅然离开一般人都会走的路,选择了自己的梦想。

对这一选择的原因,他只说了“天意”两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完全是艺术家自由不羁的性格。

他选择自由的生活,自由的作画,画里画外,一样自由自在。

但他并不因此而随波逐流或自我放纵,而是始终能在当代艺术复杂又混沌的世界里,以真诚和执著,清醒的寻找属于自己的视觉表达和语言形式。

他的画,就是以自由和真诚交织而成的生活体验、感受和思考,也是他梦想的国度,一片心中的梦土。

在他的画里,人们可以感受一个自由的灵魂和感情的跃动,在色彩与动静之间,迸发出各种美妙的想象。

想象无时,梦想无限,是可以超越一切的美好体验,如同拈花微笑。

“梦是会开出花来的”,这是诗人戴望舒写的诗《寻梦者》的名句。

意会的画,就是梦里开出的花。

花色之美,自在自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杜南发

Originally posted on Weixin https://mp.weixin.qq.com/s/Gq8ZuQo7EXBZaSLC0HXqnQ

Art Classes Available!

Follow Us on WeChat

在微信上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