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找一个鸟笼,要很大

找一个鸟笼,要很大。最好大到可以关一个人。

走遍所有鸟店,只看到多数雕功华丽精致的鸟笼,笼子小,价格却不菲,我想应该是用来关金丝雀的。

画展就要开幕了,找不到合适的鸟笼,只好相信自己,心中的大鸟笼一定会出现。

很多年以前,为了郭宝崐先生的戏“夕阳无限”的舞台设计,想找一棵枯树放在舞台上,树高要在6米以上。那时候走遍了各郊野空地,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临近演出前却突然在制作舞台道具老友的木工厂前发现了那棵树。那棵树就像是从天而降。相信自己,命运就是如此奇妙。

这次为了“知音”画展,我又重回东海岸公园。

曾经带三毛到东海岸公园看树看花看海,那里也曾经是我工作的地方,有许多美好的回忆。40年过去了,这里的树都已成长,花多了,鸟儿多了,落叶多了,人也多了。

三毛曾经拥有一个瓷人小丑。她在“笼子里的小丑”一文中写道,“在一个极不显眼的角落里,看见了一个朱红的鸟笼。我立刻喜欢上了那份颜色和线条,也不还价,提了它就走。”

有一天,灵感突来。她把藏在盒子里的那个瓷人小丑拿出来。

“拿出鸟笼,打开门,把这个“我”硬给塞进笼子里去。姿势是挣扎的,一半在笼内,一半在笼外。关进了小丑,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谁说笼子是用来关鸟的!三毛把自己关在笼子里。

画展开幕在即,那天经过牛车水,想找把与三毛曾经共有的油纸伞,伞没找到,却在一间不起眼的小杂货店里看到了那个大鸟笼,它就高高挂在店里的一个阴暗角落里,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到来。

也不还价,提了它就走。

笼子太大,放不进车里。只好提着慢慢走到画展现场,一路上阳光温暖。偶有行人投以疑惑的眼神,这么大的笼子到底要关什么样的鸟?

我把笼子高高挂在展厅的中央。把一枝天堂鸟放进去,再把东海岸的落叶塞进笼子里。

打开笼门,一朵漂泊的云停下脚步与笼里的天堂鸟对望。

笼外,岁月的小凳上摆放一本三毛的书“背影”,而今背影已远去,留下的是那首永恒的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黄意会
Ng Yak Whee
Artist

Originally posted on Weixin https://mp.weixin.qq.com/s/sI7Q_9fjGZcA3vfFrPFC7g

Art Classes Available!

Follow Us on WeChat

在微信上关注我们